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闽商入链:福建人玩区块链的那些艰辛事

雷达编辑 行业资讯 2018-11-01 10:26:51

福建的简称“闽”,被当地人拆成门里虫

 

 

无论是胡润还是福布斯,在今年发布中国富豪榜时,都把福建人詹克团列入其中,且都是区块链领域的中国首富,身价超过200亿元。

10月11日,胡润研究院公布《百富榜2018》,上榜的闽商共有77位(祖籍福建但居住地在其他地区的没有被计算在内),排名全国第四。

被誉为评分最高的5部经典纪录片之中,排名第一的便是《闽商》。

福建是历史海上丝绸之路、郑和下西洋的起点,也是海上商贸集散地,闽商作为十大商帮之一,其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举足轻重。

福建的简称“闽”字,被当地人拆成“门里虫”——只宅在家里会变成一条虫,必须离乡背井走向世界,才能成为龙。

福建出首富

2013年创立比特大陆的福州闽侯人詹克团,以295亿元财富排名95位,也成为2018年胡润中国百富榜中区块链行业首富;10月25日,2018福布斯中国400排行榜中,詹克团以241.5亿元资产排名第72位。

随着比特大陆拟IPO,詹克团成为福建籍在区块链领域最知名的人。

一个月前的9月14日,福建近千名闽商,相聚一堂只为拥抱“通证经济”。

“闽商的特点是:情商高、商机敏锐、胆大。”这是矿海会(龙岩)简永雄丝毫不用多想便总结出的闽商特点。

改革开放几十年,闽商作为民营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,活跃于中国各类经济发展的大舞台。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,闽商一直走在前列。

聪明、善于抓住一切商机是闽商的天然优势。

9月13日,传统AI领域的闽商罗浩(化名)自费飞到北京,去参加闽籍企业举办的以“拥抱趋势”为主题的闽籍互联网峰会。

罗浩回忆道,9月14日,早上8点开始,酒店的签到活动现场,已被闽籍老乡挤得满满当当。800桌椅的会场,实际到场1000人左右。

自8月底,区块链大会在京被限制后。一时之间,盛产会议的区块链行业突然冷却了下来。但,风口总是要上去抢的。

闽商入链:福建人玩区块链的那些艰辛事

图:福建创客扑克牌(据创办方讲,扑克牌是按照企业发展潜力、企业家的影响力等综合排序。)

“蔡文胜在福建的社会地位本来就很高,春节左右,大家看见他在三点钟群里那么火,于是大家开始意识到区块链这件事,很重要。”2017年,从厦门前来北京的区块链创业者吴胜文讲到。

蔡文胜一直一来都是一个追风口的人。2000年,他靠域名获得了第一桶金。2007年,他开始网络投资,并成为天使投资人。

2018年,区块链大热后,一向嗅觉灵敏的蔡文胜也投身其中,并一直活跃在3点钟区块链微信群中。比如邀请李开复进群,力劝陈伟星、慕岩、赵何娟别在群里吵架......

随后,以“币圈”大佬自居的蔡文胜,因为关联币破发,频繁被形容为割韭菜的人。

但这却让区块链在闽商群中迅速传播开来。

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在福建创客扑克牌中是A,与他并肩的A还有: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、通证派创始人元道、同步推创始人熊俊。

四人中三人深度布局区块链,并在行业中占领着重要地位。

“传统企业可能更想往区块链领域转型,但他们不知道要怎么做。”这总是传统与创新之间的矛盾,罗浩继续讲道,“虽然难,但风口总是要上去抢的。”

2018年2月份,闽商被推向了区块链财富泡泡前,华丽的外表总是赏心悦目,当他们纷纷伸出手触碰的那刻,绚烂瞬间在眼前破碎。

2018年初,是牛市的尾巴,也是熊市的开头。

当讲到闽商区块链行业中备受敬佩的人时,大家一致认同的是“技术大脑”詹克团。

2013年11月,詹克团创造的第一台蚂蚁矿机Antminer S1上线,比特大陆正式开始经营业务。而在2018年,比特大陆已成为排名前三的集成电路设计厂商。

2018年9月26日,比特大陆发布招股书。

对布局区块链产业的闽商而言,蔡文胜和詹克团为其打开区块链的世界大门。

但罗浩回忆称,蔡文胜和詹克团并未出现在闽籍峰会上。

刚结束在港交所大厅敲锣庆祝美团上市的(龙岩)王兴,在这副扑克牌上是“大王”;“小王”上印着同为龙岩的企业家张一鸣——今日头条CEO。

除了王兴、张一鸣之外,龙岩还相继走出过雪球的方三文、91助手的熊俊、十点读书的林斌炜、触信网络的吴凯秋……所以有了这样一种说法:得龙岩者得流量。

9月20日,美团在港交所上市,正式挂牌交易,开盘便涨5.65%,且总市值超过小米和京东。

8月中旬,今日头条的估值最高已达750亿。

“虽然不懂,但还是要多出去看看。”头发花白的60多岁退休闽籍老商人,总在不断地跟区块链创业者们打招呼,并不时掏出手机加前来路演的创始人。称“我虽然退休了,但我来看看大家在做什么。”

罗浩表示,参会的绝大部分人是与王兴和张一鸣同期创业的商人。但作为闽籍创业者们的标杆,“大小王”并未出现在峰会中。

到北京抱团

“我之所以来北京,特别感谢两个人,一个是(宁德)余红亮(俗称:鱼头哥),无论在电话里,还是线下吃饭喝酒,他都频繁地劝我来北京,另一个就是(龙岩)陈远河(俗称:三毛哥)。”林玮煜笑着讲道。

来自于福州的林玮煜是90后,大三便开始创业,今年3月份来到北京,创办了《羊驼区块链》,他是扑克牌上的方块2。

林玮煜回忆道,在陈远河主持的一次“京闽两地创业环境的差异”的圆桌分享中,陈远河回头看向分享的八位创业者,问道:“如果给我们重新一次选择机会,你会在哪里开始自己的创业?”

75%的创业者给出的答案:北京。

“世界上,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,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妈祖,有妈祖的地方就有闽商。”这是出自纪录片《闽商》中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句话。

闽商遍布世界各地,爱折腾是来自骨子里的。所以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被广泛认可,《爱拼才会赢》才会传唱至大江南北。

“我感觉改革开放后,广东、福建、浙江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下一波重点不在福建了。”简永雄摸了摸下巴。

来自于龙岩的简永雄,是矿海会以及袋鼠云科技的创始人,他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阿牛。

2014年,简永雄失恋后,以摆地摊度日。2015年,他通过YY小说《重生之妖孽人生》知道了比特币。

随即,在比特币是1500人民币的时候,简永雄将房子和车卖掉,买了比特币。并在2017年立下flag,“我的目标是赚1000亿”。

2016年,简永雄称矿海会已开始布局。而其正式对外宣布的成立时间为为2018年6月。矿海会是一家区块链矿工付费社群,主要为矿工及持币人群提供配套服务。

2017年,简永雄将矿海会的金融板块的业务全部迁移至北京;2018年9月,简永雄介绍,矿海会矿机已接近100万台。

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来北京时,他讲道:“我们来北京,主要是来串资源的,这是闽商的天然诉求。”

一个闽南的“闽”字,被当地人拆成“门里虫”——只宅在家里会变成一条虫,必须离乡背井走向世界,才能成为龙。

传统行业无论在哪些板块,都已经形成相当成熟的经济体制,也再难创新。而在区块链领域,一致被认可的是:只要你敢想敢做,成功的几率相比会大幅提升。

“鼓楼的四合院,欢迎来喝茶。”这是犀牛会的余红亮,经常对大家说的话。

高端创投社区分享,这是犀牛会对自己的定位。以小院茶室作为连接点,链接同乡高端精英社群。据犀牛会讲,犀牛会已开始谈另一个四合院。

泡泡茶、聊聊天,谈公司、谈项目、谈业务、谈感情......无论是在外,还是在自己的公司,闽商总爱在桌上摆放着茶壶和茶具。

“他经常请大家去喝茶,然后聊大家的项目,给大家分配资源,他做了‘链接’的角色。”2017年,来北京创业之前,吴胜文和朋友们聊了许久。

北京好融资

“在福建招LP很难,可在北京,连一个陌生人都愿意相信我。”早期,简永雄想在福建团结力量时,根本没有人愿意理解他,对此他仍耿耿于怀。

福建大量的企业在刚开始时,会自己掏出一笔钱先干。如果手上原始资本比较少,那么大家就少拿工资。

吴胜文第一次创业时,整整一年都没拿工资。目前,其成立的泰链科技是一家区块链技术落地服务商。

闽籍商人不乏大的资本,闽籍民间也不乏大的资金,但对于创业者却近乎苛刻。

毕竟,福建商人也没少在外留下坏名声,比如莆田系男科医院、电信诈骗犯、“纽百伦假鞋全球供应中心”,还有一大批远渡重洋的偷渡客。

王兴自己也在饭否上吐槽过,“据说莆田系医院对所有病人的套路都离不开这三句话:病很重;可以治;得花钱。”

甚至,网上给福建人下定义:偷渡、黑帮,大多是福清人;资金盘在泉州长坑;银行不给福建宁德人贷款......

2018年年初,闽籍资本纷纷拥抱币圈项目以及链圈项目,投资回报率是资本最注重的事情。甚至一度掀起区块链投资嘲笑古典投资太死板的争论。

不过,熊市的冲刷之下,资本对于区块链项目已经进入了越来越严苛的状态:小的资本不再投钱,大的资本内部孵化区块链项目。

在京创业的近半年时间里,林玮煜认为京闽间显著的差异是:“在厦门,虽认识了机构的合伙人,但他们也不会给我投多少钱。那是个人投资人的钱,但到了北京后,我们拿的全部都是机构的钱。”

企业为什么会死?最大的死亡原因往往是公司没钱了。而融资难,这也是导致创业者纷纷北上的主要原因。

于创始人而言,找钱、找人、找资源,这是致命的。

“融资更容易”、“人才更充沛”、“资源更广阔”,这是闽南地区创业者纷纷涌向北京的主要原因。很多人从闽南到北京后,其实做得是越来越好了,这是很多闽籍创业者赞同的事实。

一直从事技术研发的吴胜文,在2017年开始研发区块链底层技术,并将公司市场部门搬到北京。

闽商们往往抱着找资源、找项目的初心来到北京,之后便将好的资源再链接回闽南。

目前,吴胜文的团队有50多人在厦门从事研发,有七八人在北京从事市场。在他看来,厦门是一个可以生根的地方,也适合专心搞研发。

“我觉得这个阶段,除非你是来割韭菜的,目前根本就没有落地的可能。”在闽南融资时,这是区块链创业者必经的质疑过程。

2017年,便开始布局区块链的吴胜文,直到现在还未进行A轮融资。“就算拿出特别好的架构,也会很难融到钱,因为福建的资本形成非常固定,并且资本更多的情况是自己投资自己。”

简永雄认为,传统企业是很难融入区块链行业的,你可以带着他赚钱,但是让他们掏钱就很难。

熊市中,闽籍资本甚至不愿意承认自己投资区块链项目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币圈雷达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币圈雷达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