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骑车挖矿将归零,ofo甩锅难掩发币事实

雷达维权 维权中心 2018-11-01 11:14:14

“骑车即挖矿”今年3月,共享单车独角兽ofo,被媒体曝出,已杀入区块链行业。

然而,ofo方面很快对此否认,称这只是ofo与代币发行方GSE Lab在新加坡进行的一次合作。“ofo从未发币,也不做ICO。”

GSE Lab也出面否认。他们自称注册于新加坡,不在国内开展业务。如今,在中国打开GSE官网,甚至会看到一行提示:根据当地法规,GSE不提供任何服务。

但ofo小黄车与GSE之间,真如双方所言,只有合作关系吗?

GSE主体公司就在国内,GSE不仅与ofo、戴威间存在投资关系,而且公司地点距ofo总部,不到500米。

01 ofo+区块链

“立即骑行,获取GSE代币!” 这是今年3月,出现在ofo新加坡版APP界面的广告语。

GES白皮书显示,GSE是GESNetwork项目的代币,由GSE Lab发行。后者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年初的新加坡企业,与ofo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,并推出了“绿色挖矿”模式——在ofo上骑行,便可获得GSE。

具体来说,用户能获取多少GSE,取决于骑行的时间、距离等因素。在GSENetwork中,区块链将提供安全的数据记录功能。

但在被媒体报道后,ofo很快回应称,未筹备任何ICO,该活动是ofo与GSE Lab合作,在新加坡上线的市场活动。

这不是ofo第一次传出与区块链相关的“绯闻”,也不是ofo第一次否认。

2月8日,有人发现,一个名为ofo chain的合约在以太坊运行并有交易测试,但ofo回应称,这与自身无关。

2月24日,李笑来在3点钟微信群内表示:“ofo正在筹备ICO。”

同一天,泛城资本董事长陈伟星称,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多次和自己交流ofo如何开始区块链化,他也答应投资。“但是ofo不一定ICO,戴威也没有说ICO,只是用区块链和Token来设计新的生产关系。”

对两人的表述,ofo的回应是:未筹备任何ICO,“但会对包括区块链在内的创新技术持续关注。

到了今年9月,媒体Bianews又爆料称,ofo在今年7月以GSE的名义进行融资,融资额或在10000ETH以上。

9月25日,ofo回应称,ofo与GSE仅为合作伙伴关系,并未利用GSE进行融资。

但ofo与GSE之间,真的仅有“合作关系”吗?ofo到底有无参与区块链项目?如果有,参与的程度,又有多深?

02 起底GSE

在GSE官网可以看到,GSENetwork团队中有多位ofo前员工,其中爱德华·李曾担任ofo全球营销传播和品牌副总裁,是ofo创始团队成员之一;詹姆斯· 张曾任ofo亚太区运营副总裁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GSENetwork官网中的团队成员介绍

GSENetwork官方称,其公司主体为注册在新加坡的GSE Lab。但GSENetwork在拉勾、Boss直聘的招聘页面却显示,其公司实体名称为“北京质享科技有限公司”,所在地在中关村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目前,GSENetwork正在招聘从运营实习生、行政前台到技术总监、CTO、公链负责人在内的一系列岗位,月薪资由3k至100k不等。这些岗位的工作地点,也都在北京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招聘平台信息显示,“北京质享科技有限公司”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中国电子大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招聘需求中一位负责交易所业务的商务人员,工作地点同样位于北京,其工作职能要求为“与交易所谈判对接”并“具备币圈及交易所资源”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实地探访发现,质享科技办公室位于中国电子大厦701室,与汽车之家、优酷土豆等公司同层办公。

目前,质享科技不设前台,且没有任何公司标识。公司工作人员称,今年7月,公司刚刚搬到这里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质享科技办公室内约有30~40位员工。一位工作人员称,质享科技是一家“互联网公司”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质享科技所在的中国电子大厦,与ofo的办公地点理想国际大厦之间,距离不到500米。

而二者之间的关联关系,颇为密切。

北京质享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显示,今年5月,该公司获得了来自唯猎资本的投资,后者占股5%。唯猎资本同时也是ofo小黄车的天使轮投资方,2015年曾对ofo注资100万元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北京质享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图

随着ofo的飞速扩张,ofo与唯猎资本之间已不仅仅是简单的“投资-被投资”关系。唯猎资本实体公司“宁波唯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”的工商信息显示,2017年11月,ofo创始人戴威、联合创始人杨品杰双双进入唯猎资本的股东名单之中。两人的出资额均为500万元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ofo创始人戴威、联合创始人杨品杰,出现在唯猎资本的股东中

这意味着,由戴威等ofo高层出资的投资机构,直接对GSE进行了投资。

此外,ofo与GSE之间还存在另一条财务链条。

质享科技的股东之一,是“北京飞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”。它是智能健身房“FIT24”的运营实体公司。2016年9月,FIT24曾获得ofo小黄车的天使投资——这也是ofo小黄车唯一公开的对外投资项目。

投资完成后,ofo彼时的运营主体公司“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”成为了“飞特二四”的企业法人,戴维、杨品杰也成为了“飞特二四”的自然人股东。ofo通过“飞特二四”,间接持有了GSE的公司股份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北京飞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

如上所述,ofo小黄车与GSE之间并不仅仅是双方所称的“合作关系”。ofo已经通过被投企业及高管注资的投资机构,间接为GSE注资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戴威、ofo、FIT24、唯猎资本与北京质享之间的关联关系 by天眼查

ofo为什么选择注资“飞特二四”和“质享科技”?这可能与后两家公司创始团队的“北大系”背景有关。

先以FIT24为例。官方资料显示,FIT24成立于2015年5月,创始团队均为北京大学健身爱好者。该公司最多时曾拥有两家健身实体店,其中之一便位于GSE所在的中国电子大厦。但这两家店已于2018年8月关店。

FIT24公司曾经的一位高管,名为陈正江,目前是ofo供应链负责人。一周前,ofo运营主体公司将法人代表由戴威变更为了陈正江。显然,FIT24与ofo之间曾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质享科技的官方资料显示,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,由几位北京大学博士生共同组建。质享科技创始人王绍鑫曾任北大学生会副主席,而戴威则曾任北大学生会主席。

根据官方资料,在GSE出现前,质享科技的主营业务是“基于新一代物联网技术,推动人工智能与家居产品及城市网络深度融合”。ofo也是质享科技的合作方之一。

但事实上,该公司真正对外的产品仅有“质享臻选”。这是一个共享租赁平台,为大学生及家庭用户提供空气净化器租赁服务,主打“每天仅需8毛钱”的高性价比。但该业务已经于2017年年末停摆。

无论是“飞特二四”还是“质享科技”,其原有业务都已停止。目前,两家公司仍然存续的原因,很可能就是为了GSE及GSE与ofo的关联关系留壳。

03 归零?

自行车骑行,可以和区块链联系到一起吗?有人认为GSE是空气币,与区块链没有关系,属于强行捆绑。

“可以把GSE理解为芝麻信用分,其本质是想通过 token 的玩法来为ofo做推广。” 一位购买了GSE的投资者王鑫说。

实际上,GSE推出时,ofo正面临资金危机。有媒体报道称,2018年6月,“ofo的账上只有5个亿,但应付账款却是22个亿”。而总发行量1000亿个的GSE,无疑能带来一大笔现金。

 

6月20日,GSE正式登陆gate.io交易所,开盘价0.003USDT。8月5日,GSE又登陆Bit—Z交易所。

在此期间,GSENetwork公布数据称,“骑行挖矿”功能在新加坡上线 40 天,获得了 40 万用户。“其中,老用户每周车均单提升了78%,新用户每周车均单提升了 198%。”

在gate.io交易所,GSE一度涨到了0.044USDT。

但好景不长,很快,GSE就开始下跌,如今已跌破0.005USDT,跌幅达到了88.6%。

 

骑ofo小黄车挖矿,挖的是空气币?币价暴跌88.6%

 

GSE在gate.io交易所的历史走势

颇具戏剧性的是,今天上午9点左右,GSE又发生了一次急跌

这是由投资者吴强引起的。在GSE上线交易所之初,因为“看好共享经济的未来”,他斥资60万人民币,购入了1300万枚GSE。他还记得,当时GSE官网挂着Uber、Airbnb、ofo三家共享经济代表企业的Logo。

但很快,Uber和Airbnb的Logo,就从GSE官网消失了。他也被套牢。

更让他心凉的,是GSE的项目迟迟不见进展。今天早间,他在GSE官方社群询问,GSE的安卓钱包为何迟迟不出。

GSE客服回复:“团队在做事,请给点时间。”随后,他被踢出了社群。

“我从头到尾没有说过项目的坏话,都在说项目要关注问题,为什么会被踢?”一怒之下,吴强决定逐步减仓——他手里,还有1000万GSE。

令人意外的是,由于GSE的交易深度有限,他的减仓,直接导致GSE被砸盘。10分钟内,其价格就从0.0050USDT跌到了0.0049USDT。

“GSE最后会归零吗?”在ofo负面消息频出、风雨飘摇的当下,很多人都会提出这样的疑问。

没人知道答案。或许,很多人也不愿意知道答案。

尽管损失惨重,吴强还是坚定地看好共享经济,认为短时间内,GSE不会归零。

他准备自建一个微信群,并认为,“社区要一起发声,项目才能有回应”。

到这个时候,他还没有死心。

 

GSE是空气币吗?对于这个问题,不同的人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。

但毫无疑问的是,没人愿意面对谎言与欺骗。尽管谎言和欺骗,在币圈比比皆是。

公链的寒冬时代已经到来。留给GSENetwork的时间,可能已经不多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币圈雷达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币圈雷达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推荐阅读